现在的学校教育,是在逼着其中一个家长辞职回家?

发布时间:2018-11-26浏览量:25

前段时间在《中国青年报》上登过一篇文章,标题是“小学妈妈自述:我成了教孩子不择手段的帮凶”,文章里,这位妈妈感慨:现在的学校教育,是在逼着其中一个家长辞职回家。

也许很多读者都看过这篇文章。作者是一位三年级小学生的妈妈,她的真实经历引起了很多父母的共鸣。原文是这样的:

我是一个三年级小学生的妈妈。

在孩子度过了不适期后,我欣喜地发现现在的学校与自己上学时已经完全不同了:孩子们写生字,很少再抄十遍二十遍了;寒暑假作业也只需学生上交结合学过的知识手绘的“小报”了。

但是,随着欣喜越来越多,我的烦恼也随之增多。我发现,那些让我欣喜的改变必须建立在我越俎代庖、全身心帮助孩子上面。相比之下我要操的心比我父母多了几十倍。现在的学校教育是在逼着其中一个家长辞职回家。

老师认可的作业需要全家动员 没帮孩子画画,女儿被穿小鞋。

一次,学校组织孩子们去海洋馆,回来之后让每人画一幅“海底世界”。

整个晚上,孩子用画笔画出了自己心中和眼中的“海底世界”:蓝蓝的大海和几条小鱼,由于大海的颜色太蓝了,使得小鱼有些面目不清。

第二天放学,女儿见到我就撅起了嘴:“你为什么不帮我?好多同学的作业就是爸爸妈妈给画的,有的同学是爸爸妈妈在网上找到图片然后打印出来的,都特别漂亮。”

“同学的爸爸妈妈那么做不对,老师的作业是留给小朋友,就应该由小朋友亲自来完成,爸妈可以帮忙,但是不能完全由爸妈做呀!”我耐心地对女儿说。

“可是,他们的作业都贴墙上了,我的被老师还回来了。”女儿小声说。我愕然!

难道老师这份作业的重点不是让孩子享受“画”的这个过程吗?对于一个不足10岁的孩子,学会“用画笔记录下看到的”、“用画笔还原出脑子中想到的”不是教育的重点吗?

作业是布置给孩子的 其实是留给家长的。

后来我发现,不重过程只重结果的事挺普遍的。

这学期刚开学的时候,老师让每个同学都交一份记录假期生活的“小报”。第二天刚上班,我接到了老师的电话,“××妈妈,麻烦您把孩子假期里的活动做成PPT,分成几个系列,一个是参观博物馆系列,一个是春节民俗系列,一个是运动系列……”

PPT菜鸟的我吭哧吭哧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做出了3个PPT。老师怎么也不问问我会不会?那些必须坐班的家长该怎么办?大家都上班时间干这个?我一下午满脑子都是疑问。

第二天女儿告诉我,我给她做的PPT连同另外两个家长做的一起作为他们班寒假作业交到了学校。

听了这个消息我的脑袋“轰”的一下:我一直觉得教育的原则首先是教会孩子做一个诚实、正直的人,我也一直觉得教育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。但是,学校虽然已经改变了以前那种刻板的教育方式,但是功利的毛病没有改,学校看重的还是分数,只是现在这个分数的表现形式不一样了。更可怕的是,学校传达给学生的是为了得到想要的结果,可以使用各种手段!

而我正是那个助了一臂之力的人!

慢慢地我发现,很多事情看似老师是布置给孩子的,其实就是布置给家长的。

,女儿兴冲冲地抱回来一个大本,是《班级日记》。“这是我举手争来的,下周交。”女儿说。

原来,这个本要装饰一下,老师让同学自愿认领。看到很多孩子举手,女儿也举手了,最终女儿“幸运”地得到了这个机会。

老师的要求是这样的:这个本相当于班级的周记,每周会有同学把一周的大事记录下来,女儿领回来的任务是给每周的周记配一幅图,每四周也就是每个月还要单配一张有主题的图。比如,10月可以是国庆主题,6月可以是儿童节主题。女儿要先把图配好,其他同学才能记录。我算了一下:一个学期大概有4个月,每个月有4周,也就是说要在这个本上画20幅插图。

“这任务你能完成吗?”我问女儿。

“老师说可以家长帮忙。”女儿回答。

这哪是家长帮忙啊,完全就是留给家长的任务啊!

那个星期,对于我这个上了中学就没再动画笔的人来说是相当崩溃。每天下班之后的时间几乎都用来画插画了。

活动家长是否帮忙与孩子在班级中的地位相关

再后来,我发现学校对家长的需求是漫无边际的。

一次,女儿对我说:“你能不能到学校来给我们班指导一下唱歌?”我说不行。

之后我了解到女儿班里的合唱确实是一个家长帮忙编排的,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班里的一台联欢会也是几个家长帮助组织的。

每次有类似活动,女儿都会在我耳边唠叨,希望我也能去学校帮忙。

最初,我确实觉得班里的活动就应该让班里的孩子们完成,做成什么样子都是他们的人生历练,是他们宝贵的回忆。

但是后来,女儿对我说:“合唱比赛结束后,我们老师让×××(帮班里排练的那位妈妈家的孩子)站起来,我们全班同学都给他鼓掌,都对他说谢谢。我也想为班里作贡献。”

之后我了解到,现在除了学习以外,学校给孩子安排的事分工非常精细,据说有个孩子在学校的全部劳动任务就是给洗抹布的盆换水,只管换水,洗抹布的活儿是另外一个孩子的。

越这样,孩子们越担不起大事,所以为班集体作贡献的事情就由家长代劳了。

其实,老师们也没有强迫家长必须到学校帮忙,但是,当家长是否帮忙与孩子在班级中的地位有关联时,哪个家长不愿意作出一些牺牲呢?

可是,这正常吗?

当减负真的来了 家长下班时间必须大大提前

还有一件事是减负。

从女儿上一年级起就赶上不断地出台减负的政策。

对于这样的政策我是举双手赞成的。我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成为书本的奴隶、考试的机器。

但是,当减负真的来了,我又开始承受不了了。

先说作业。明确规定了低年级小学生每天写作业的时间,但是那时候女儿还是每天都有不少作业要写。一次,我很不知趣地询问了老师:“我们没有留家庭作业,这些作业都是我们的课堂练习,您的孩子写得慢,所以只好拿回家写完。”老师的回答让我无话可说,再问周围的孩子,大家基本上都是没有在学校做完,所以拿回家继续做。

不知是为了让孩子能少拿回家一些作业,还是为了什么,孩子的午休时间也经常被老师用来讲作业,很多孩子的课间也用来写作业。

现在各路专家、各种媒体都在教育家长:“隔代教育问题多”、“好妈妈胜过好老师”、“陪伴是对孩子更好的教育”……

既然这些是对的、好的,为什么我们这样选择时却总是狼狈不堪呢?

但自从孩子上了小学以后,我的这种自信在孩子领回来的一项项任务、日复一日的接送中慢慢支离破碎了。我真的能在职场和家庭间游刃有余吗?

也许我还没有勇气把孩子也带回家来自己教育,但是如果我是个全职妈妈也许不会这么焦头烂额,至少我的焦虑不会影响到孩子。


文章:现在的学校教育,是在逼着其中一个家长辞职回家? http://www.xajzzs.com/jxsj/1511.html 转移请注明了出处